• 本月更新:102 篇   共有文章:513 篇  

整个世界模糊如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发布时间:2016-06-16 12:53 来源:www.xnmeiwen.com 作者:夏暖美文 浏览次数:加载中

秋天,她走在这个多雨的季节的前面,匆匆的来了。而我却要走了。我说:这不是离开,这只是赋别。她说:我相信。而后又是一场大雨,整个世界模糊如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这之后天气便越来越凉爽,偶尔的我可以感觉到清晨的雾气中是有着那么一丝的悲伤。谁也不愿意去缅怀一些不愿意回忆的事情,就比如你爱过某个人,她要走,你是如此的难过。而这终究是不能有任何作用,有些人、有些事是不能去改变,亦或者去挽留。人都有那么一丝的残忍、无奈、不便诉说的悲情。
 
这篇文章应该是写个两个人的,我之所以用应该这个词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有相同的地方。一位是Z君,一位是W君,这两个英文字母正好可以清楚的代表此二人的个性。一位是锋芒毕露,一位是委曲求全。
 
她们或许都将要离开我,一位病的一塌糊涂;一位即将远行回到她的家乡。她们都是我想挽留的,但是却不能。我这人生性孤独,只有我自己的时候无牵无挂我才敢去做我想做的事。而我目前唯一想做的事便是挣多一点的钱,过更好一点的生活。我可以将自己搬到一个相对清净的地方,比如那条满是香樟树的街道,比如那条小河边的街道。那里相对安静,对我刚烈的性格和人身修养的提高都是有所帮助的。这并不能说我逃避现在所居的地方的杂乱,而是我感觉那里对我的提高是有帮助的。
 
Z君,脾气也不好,她现在在哪我不知道,怎么联系我不知道,生活如何我不知道,在做什么、在想什么我亦不知道。但我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她现在并不好。因为她病着,一直也不知道是什么病,最近也没和我联系。我只是知道她在安徽某地查没有查出来,然后辗转到杭州亦无果,最后可能去了天津。至于有没有结果我依然是不知道。但有一点,我希望她能好好的。至少要活着。因为活着便是希望。谨祝此君身体安康。
 
W君,很温顺的一个人,却有着众多的小毛病。这个我也无力去计较。我只知道她在我这边生活许久,她依然和我一样对这个城市有着迷恋。她的大学在这里度过,而后就离开这里回了家乡,许久之后便又回来,只为找一些回忆。我一直很为此女子揪心。她生性软弱,即便受人欺凌也不知所措。而这一切终究不是我所应该担心的,她在家乡我便放心。对于此君我只能说任何人终将过客。有缘自然一切安好。
 
夜幕又开始降临了,我不胜欢喜。我喜欢晚风习习的感觉,尤其是在秋天,再树叶还没落尽之前,这种意境是不能为旁人所说的也说不明白。只有静心去体验方可。我不是说自己有多么的超尘脱俗,我只能说我会忙中偷闲趣感悟、去体会。这个季节,我想起孩童时代的我们,行走在乡村的小路上,遍地是将要成熟的玉米,他将世界挡的严严实实。满是雾气,像是人生不经意间的诉说。她幽静如此。我们欢快、轻盈。我可以清晰的记得父亲带着我漫步在自己家的玉米地旁。他抽烟的时候,我看着,我想这是一种敬仰。而现在这已成过去,只能在睡梦中。
 
我突然发现秋天是如此的明朗,她悲凉、明净、安静。我从阳光中可以看到去年的这个时候,回忆无限延伸,我能想起一些人和事。悲悲凉凉的行走。我想我终究是一个习惯于寂寞的人,这体现在生活中的沉闷。我无所谓外面春夏秋冬的交替,不在意世界辗转的青春与年华,习惯于人来人往的街头静静伫立看着任一东西发呆。我可以听见夜晚轻轻的流水声,我可以闻见来自异地他乡的她的气息,我可以在黑夜里尽情的散发思维去把任意一件事情无限拓展。
 
这个时候的阳光已经给人苍白无力的感觉,她像是无依无靠的离人,即将远行。这个时候的阳光亦是爽朗的,她就像我所听到的笑声,在空气中渐渐散去。
 
去年的这个时候,在9月9日重阳节,我和一位友人去登高,漫山遍野的歌声和野生的山枣。重阳节他自古就是为了缅怀旧人,我想我亦如此,我从很小的时候便很怀旧。这注定我将不可能无牵无挂。而今所有的人都要走了。剩我一个人。
 
谨希望,所有的人,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