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月更新:102 篇   共有文章:513 篇  

那是一个正确的意外

发布时间:2016-06-22 00:26 来源:www.xnmeiwen.com 作者:夏暖美文 浏览次数:加载中

拿起手机给自己发一条短信可以在3秒内收到,但给自己打电话听到的却永远是那句“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毛伊,你信不信? 这是吴茜刚刚发给毛伊的短信,两分钟后才收到他的两个字回复“有病”。吴茜想毛伊是对的,自己的确有病,有病到去和爱情开玩笑,结果爱情这东西怒了,抛弃了自己。 毛伊,我失恋了,你信不信。吴茜回复。 
 
今天信息台的状况很良好吧,吴茜想。因为平日里一条短信发过去会需要N多秒,而今天却可在5秒钟后接到毛伊的慰问电话。 “喂,吴茜,怎么回事,你跟陆磊怎么了?” “分了,今天是我跟他分手零周年纪念日。”回答这个问题时吴茜的语气出了气的平静,平静的让吴茜自己都吓了一跳,或许是反射弧太长还没有感觉到难过吧。 
 
“谁先提的?陆磊那小子不是曾经跟你山盟海誓过说一辈子不说分手吗?” “是啊,他是这么说的。可是是我先提分手的,不过我只是开一个玩笑而已啊,没想到他居然当真了,然后他说好,之后就走了。毛伊,你说我是不是很有当演员的天赋啊,事先都还没有排练过就可以演得这么逼真,陆磊竟然没有一丝怀疑就走了。” “吴茜,”毛伊顿了顿,说:“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 “今天是七夕情人节。”
 
 正值八月,空气闷得很,氧气似乎也怕热吧,躲了起来,因而使人有一种缺氧的难受的感觉。吴茜感觉胸口很闷,如果不是心脏状况良好的话,恐怕早就被送到急诊室了吧,吴茜想着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可乐将本身带着的冰箱里那股寒气通过吴茜的指端透进她的身体里。
 
顿时整个人凉爽了许多。 吴茜用食指勾住可乐的拉环用力一拽,“噗”的一声后就见可乐溅了吴茜一身。吴茜一边拿纸巾擦衣服一边想自己还真是笨,但如果陆磊在的话或许就不会这么麻烦了吧。陆磊说过的会在炎夏带着自己去冰箱里避暑,之后到了冬天就一起躲到微波炉里猫冬。
 
可现在,陆磊,你还会回来履行那些诺言吗? 如果不是她可以在吴茜开门后第一时间用高分贝喊出吴茜的名字,吴茜绝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叫小荣的女生会回来看自己。
 
同样,如果不是小荣从小和吴茜玩到大认她家家门比认自家家门都清楚,小荣也绝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个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给自己开门的女生会是吴茜。 
 
小荣在北京做兼职,每天忙的要命,除了请假外再无假日。 “吴茜,你怎么成这样了,我记得我走的时候你还是地球籍的啊!?”小荣一脸惊诧 “小荣,我跟陆磊,over了。” “嗯,毛伊都跟我说了,没事,失恋而已啊,而且我们吴茜这么优秀,追求者手牵手可绕地球两圈。”
 
 “吴茜是个坏女孩。” “不对,吴茜是个好女孩儿,是他不懂得欣赏,别想过去了,人始终是要往前看的。” “小荣······”吴茜扑到小荣的怀里痛哭起来,小荣愣了愣,叹了口气,用手轻轻拍拍吴茜,说:“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吴茜哭完后,两个人就靠着床边坐下,静静望着窗外。吴茜喜欢这种感觉,喜欢有个人在自己难过痛苦的时候静静地陪自己坐着,不需要任何语言,静静地就好。吴茜想小荣是对的吧,人要向前看,这样才会有希望,但自己终究不喜欢拿道理来压制伤痛,那对自己而言是治标不治本的,倒不如狠狠的去痛一场,那样或许会好的快一点吧。毕竟,爱至极是放弃,痛至极是快乐。 
 
小荣帮吴茜收拾完凌乱的屋子后说:“吴茜,我们叫毛伊来吧,顺便让他狠狠的破次财。我去打电话,你先整理一下你自己。” 吴茜点点头,心想自己是幸运的吧,从小就认识了小荣和毛伊这两个朋友
 
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友情才会长久吧······ 小荣很久没有和毛伊通过电话了,因为是长途,会比较浪费人民币。所以毛伊刚接通电话后就很惊喜的问了句:“扣荣,真的是你吗?” “去死,我再扣也略逊你一筹,我现在在吴茜家,你也过来吧,来时顺便带点桔子,要母的。”
 
小荣失去淑女形象对着电话大叫 “真是挑剔鬼,我分不清公母。” “毛伊,你要是敢买公的,我就把它们全塞到你嘴里,到时候什么后果你就自己想吧。” “算你狠。之后毛伊那边挂了电话。” 吴茜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小荣,心想这两个人还是那么爱吵。吴茜记得以前自己,陆磊,小荣和毛伊都生活在一个小区里,那时候大家总爱坐在天台上吃桔子,不过那个时候只有小荣分得清桔子的公母,她把桔子分成两堆,苦的公桔子给那两个男生吃,而甜得母桔子就留下。
 
之后就会听到毛伊和陆磊酸苦的乱叫。那时候由于毛伊长得黑黑瘦瘦,家里很有钱却扣得到一定境界,所以大家就叫他“黑抠毛伊”,最后他竟然很不要脸的说周杰伦的那首《黑色毛衣》是为他而唱,当然,大家也不是吃素的,就给了他一次很有震撼力的“群搂”。
 
 那些幸福的画面随着风飘到了很遥远的地方,逝去了,留下的只是片片模糊的回忆。现在小荣辍了学,去北京做兼职,毛伊搬了家,换了学校,而自己又和陆磊发生了这种事情。一切都变得太快了,快到连思维都跟不上它的步伐。 一个小时后,毛伊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站在吴茜和小荣的面前,手里拎着一大袋子桔子。很明显他是跑着来了,小荣摇摇头,这么多年了,抠的习惯还是没改,连个车都舍不得打。 晚上小荣准备了一顿晚餐,说是要为吴茜离开陆磊重新开始生活而庆贺。小荣买了酒,但吴茜最讨厌喝酒。所以那两个小抠为了不让钱白花,就五五分完全部干掉了。
 
之后就开始乱喊乱叫。吴茜感觉好吵就出去了。 大街上安静的很,吴茜想还是小城市好,最起码会在晚上得到那份难得的安宁。街两旁新换了那种仿古式的路灯,灯光微微泛黄,很有韵味。 “冷不冷?” 宁静的街道突然传出了声音,吴茜吓了一跳,但定了定神,发现这个声音是不远处一个叫陆磊的男生发出的,而接受者是他身边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女生。 
 
吴茜躲开他们迅速跑回家,但直到进家门的那一刻吴茜都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躲,或许应该去勇敢的面对他,去跟他和他身边的小女生打个招呼。但无论怎么样,一切都过去了,不重要了,因为结束了。 吴茜倚着床边坐在地板上。窗外,月满轮。吴茜想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于是掏出手机给自己发了条短信:吴茜,要重新开始了,不是吗?按了发送键后,默数三个数,之后信息就很准时的回来了,点开,然后对着手机屏幕上那两行字说,是的,要重新开始了。/ 时光带着伤痛离开这个夏,吴茜又回到了很久以前的生活,乖乖的听课/学习,月考时成绩居然挤进了前十名。
 
吴茜想自己还是很有潜力的。 吴茜把自己和陆磊的故事写到博客的成长册里,因为吴茜感觉他应该算是促使自己成长的很重要的一部分吧。
 
后来还有一个博友给吴茜留言说:“呵呵,你真帅,在最浪漫的一天干了件很残忍的事,服了你。”吴茜望着着电脑屏幕笑了,之后快速敲击着键盘回复:“其实,那是一个正确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