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月更新:102 篇   共有文章:513 篇  

一场故事便是一场人生

发布时间:2016-07-09 00:51 来源:www.xnmeiwen.com 作者:夏暖美文 浏览次数:加载中

所有的故事它都存在于现实,不然人们将称之为扯淡。我们之所以能称之为故事,是因为它发生了,而且已经离我们远去,我们只能去缅怀,去回忆,去感伤,去怀念,而最终我们只能在哭过之后微笑着去面对。人世间所有的事莫过于悲欢离合,悲便是悲,欢便是欢,离便离,合便合。 
 
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要用这么大的篇幅去描述一件事,但是我内心不甘,我想我需要用文字的形式把这件事铭记下来,以便在我生命的某一天我忽然感觉失落的时候或者在我很老的时候慵懒的躺在冬天的阳光下去看着这些有生命的文字,去感叹人的一生的确做了很多错事,而且有些事是无法弥补,无法偿还,无法原谅的。然后我想想我这一生终究没有白在人间存在,毕竟我做过很多事,犯过很多错,留下很多回忆。
 
 
我出门便感觉天气凉了,一片代表秋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到来的树叶在我眼前飘落,缓缓的,像是在跳舞。我暗自微笑,我想我在这里已经许久。我想我现在可以骑着摩托车,自由的驰骋在冰凉的风中,这种冰凉应该不属于这个季节。我忽然想起我上学的时候是如此向往这样的生活,就在我毕业的前一年,同样是今天,我和朋友去鲍山,我是个男人,他也是个男人,你可想而知我们两个男人组队去爬山该是多么无聊。而大学确实无聊,除了泡妞我没发现有任何意义的事。当然我这句话可能要引起无数上进青年的共愤。
 
那天我记得清清楚楚是礼拜二,我醒来一看时间,不由感叹时间过的是如此之快,我还没睡醒它就已经快十点钟了,怪不得孔老夫子感叹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我想这下完蛋了,肯定点名了。然后我忽然发觉下铺有异常,我往下一看,我操,还有一个刚醒的。
 
我说:阿飞,你不能这样,你是祖国的希望,你怎么能不去上课。
 
他揉揉眼睛满脸纯情的问我:到点了?
 
我说:是的,快到午饭的点了。
 
他说:那感情好啊,正好我也饿了。走走走,下去吃饭。我请你吃拉面。
 
我说:吃个屁啊,你不知道现在学校严查啊,怕你有命去食堂,无命回来。你想早死早投胎,我还没活够呢。
 
他说:那咋办?总不能饿死这吧。
 
我说:要不去鲍山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去看看风景。
 
他说:好啊,好啊,是不是拥抱的抱,有没有女的。我正好想找女朋友。
 
我说:有,每天都有好多大妈在那锻炼身体。
 
他说:兄弟,我是找个女朋友,不是找个妈。
 
我说:别废话了,快走,快走。
 
然后我们迅速的穿上衣服,火速下楼,生怕晚了鲍山的那群妈被人抢走了。
 
我们到鲍山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而且我们也确实累的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爬山,阿飞说:真是望山跑死马啊。
 
我说:啊飞,你不能这样乱讲的,你看我们是人,我们不是马,我们甚至连马的基本条件都不符合,马是四个腿走路的,你没有的。
 
阿飞说:那我们回去吧,我快饿死了,你看我们已经到了山脚了,也看了山脚的风景了,相当于我们爬山了也看景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
 
我说:好吧,好吧,我们回去。
 
然后我们这次仓促的爬山的行程就仓促的结束了。我们没有找到那群妈,但是更要命的是我们回去之后便大肆吹嘘我们做了一件多么有意义、多么陶冶情操的事,那便是我们去爬山了。
 
大学给我的印象无非是懒散和死气沉沉,而且以我所认识的人为基础得出以下结论:大学生活无非是吃饭、睡觉、逃课、上网、泡妞,当然还有其他事项我在这里不便一一罗列。这和我当初刚上大学的时候对大学的向往和仰慕截然相反。我不得不承认人在大环境下自己应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会忘记的一干二净。
 
我刚进大学的时候是想过去好好学习,从此以后做一个好人,但是我发现我这样形容自己有点不太合适,我充其量也就算不是一个好学生。当然我进大学之后觉得要去做一个好人的原因不是我思想觉悟了,要好好学习去回报祖国,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我发现没有人认识我,除了我表哥。
 
说起我表哥我不得不佩服一下,他在我心中几乎不可挑剔,自己一人只身来这个城市,有了自己的一番事业。我觉得我有些时候就是在刻意的模仿他。可是毕竟嘛,他是成人我还是学生,难免要有些不一样的。
 
在上大学不久后,有一次他来我学校看我,吃饭的时候他忽然问我:小子,恋爱了没有?
 
我说:恋爱了。
 
他说:不错啊,才开学几天啊,就谈上了。
 
我说:还行吧,我谈了3个了,都觉得不怎么合适,这第四个感觉很不错。
 
我表哥直接无语,最后想了许久想出一句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然后很快的,我的大学就在春去秋来的四季更替中悄悄终结。我期间我爱上了很多女子,但是最终我只和一个女子走到现在,而我现在也对爱情失去知觉,可能是为生活所迫吧,生活总能改变任何人,而且不费吹灰之力。
 
就在今天,我要去接我的一个朋友,他从远方而来,我没有拿得出的东西去迎接我的朋友,我只有一台摩托车,它性能很好,可以轻松上80迈,他不算快,但是对我来说足够了。他的发动机的轰鸣可以带动我的每一根神经。我想真好,你看我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摩托车,我可以不用去挤公交车,我可以走我想走的路。
 
我很快便到了我和朋友约好见面的地方。我拿出手机拨通号码。许久那边才接听。
 
我说:喂,到了吗,苏海。
 
苏海:喂,你大点声,我听不清,车站很吵,我他妈分不清东西南北了,你在哪。
 
我大声说:我在车站,你到出站口来,这边有一个很小的旅馆,叫泉香大酒店。
 
苏海:我在出站口呢,操,你在哪,我怎么没看到你啊。
 
我说:你往泉香大酒店这看。这酒店叫大酒店但是很小,你看这附近最矮,最破的楼就是,对了我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又高又胖,跟傻逼似的。我说完就开始后悔,那胖子横眉冷对了我一眼,幸好没揍我,不然我两个也弄不过他自己啊。 
 
苏海:哪啊,奥,奥我看到了,那傻逼旁边是你吧。好我马上过去。
 
说完挂了电话,我看见他兴冲冲的跑过来。到我身边后立刻感慨:不容易啊,终于找到组织了。大城市就是大啊,找个人都得打电话,我在我家的时候我基本上吼一声全村的人都能听见。
 
我说:别废话了,快上车,有话到家再说,冻死人了。
 
他说:好好,走。
 
然后就是我的摩托车一路飞奔。
 
他说:我操你的车真快啊。我家自行车估计十个也赶不上你。这要是前面有人刹车都来不及,就算来得及我估计咱们俩也得飞出去。
 
他刚说完,我就看到前面路口有人闯红灯。我急忙刹车,可能是路滑车快的原因,我们俩还真飞了。而且摩托车也飞了,更惨的是摩托车飞出去的时候那个闯红灯的人也飞了。
 
我和苏海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才停下来。
 
苏海说:我操,你帮我看看我的手还在不,我的手没知觉了。
 
我说:在呢,在呢,你他妈真是乌鸦嘴。 
 
然后我们就赶紧去扶摩托车。我想这下完蛋了,撞到人了。
 
苏海试了一下打火,摩托车就启动了,他说:你这车真不赖,摔成这样还能打起火。
 
这时候那个被撞的人也站了起来,他说:你们撞到我了。
 
苏海说:我看到了,不撞你,我们的车能飞嘛。
 
那人说:我的腿疼。
 
苏海说:谁要你闯红灯的。
 
那人说:我要打电话报警。
 
我慌忙说:你看你还能站起来,你还能报警,说明你没多大事。再说警察也是很忙的,他们不会过问这事。我给你三百块钱,三百块钱,行不。你去看医生。我们还有事。我们有急事。
 
那人没有说话,我慌忙将钱塞进他手里。
 
他刚想说话,我说:你不要说话,我再给你二十,你打车去。你看,我就这些钱了,警察来了这些钱全都给罚了,你一分钱也得不到。
 
那人说:可是我。。。
 
我说:你不要说话,你不要说话,OK?我还有事,兄弟保重身体,我先走了,记得去看医生啊,不要心疼钱,一定要去看医生啊。 
 
然后我就慌忙跑向摩托车,对苏海说:快,快走,等他反应过来就走不掉了。
 
  然后我们四下张望确定没有摄像头,又确定我们的车没有牌照之后才放心的发动摩托车,一路轰鸣。
 
  到我的住处之后,苏海跳下车说:钥匙,钥匙,快点给我钥匙我快冻死了。
 
我慌忙将钥匙递给他,生怕晚一点看到的便不再是活物而是冰冷的尸体。
 
进屋后,我倒杯水给他,他接过去之后说:你们这些人在这个城市是如何生存的,这才秋天刚开始,就冷得跟冬天似的。
 
我说: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我接着说:你先躺着,我去给顺子还有刘磊打电话要他们赶紧回来。我们得抓紧时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苏海说:好,你打我不说话。我好久没见这两个畜生了,不知道是不是进化成人类了。
 
我拨通他们的电话之后,他们说马上过来。我便无事去做,只有等待。这个过程似乎是很漫长,以至于我都快要睡着。我忽然就看到了从窗口斜射进来的光线,和这个秋天一样明朗并冰凉,我想起了一个人,她在远方,至于有多远我没有去计算过,反正在我的思维里这应该称为远方。她离开的时候便是秋天,这注定了她的离开或许成为悲哀的开始。 她走的时候告诉我,若是有缘就自然会在一起,结果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但是偶尔的我会想起她。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会想起我。 到这里我的思绪便被笑声打断,不用看就知道是顺子和刘磊过来了。
 
我伸了一个懒腰,他们顺手扔给我和苏海一根烟,我点燃后,说:你俩现在先坐到苏海旁边,我要开始宣布咱们的计划了。
 
他们坐好后,我开始说:首先咱们是来做事的,所以要丢掉以前的坏习惯,要严于律己。这一点我不想多说,估计咱们一时半会也改不了。所以开始第二点。
 
我抽了一口烟接着说:第二点就是我们现在没多少钱,所以要从小的方面开始入手。咱们吧钱清点一下。
 
说着我掏出身上所有的钱,数了数说:我这里有4700元,你们呢?
 
苏海说:我有3400,哈哈,但是我得留400抽烟,说完吧3000元递给我。
 
顺子说:我原来有4000的,但是昨晚和女朋友出去逛街花了800,现在还有3200,我也拿3000吧。
 
刘磊说:哈哈,那我是大股东啊,我有5000,来给我记上,以后我就是董事长,哈哈。等咱们发财了,我以后只负责数钱就可以了。真爽啊。
 
我接过钱说:好现在咱们总共是15700元,应该差不多够做点什么了,但是咱们也要节流开源。我看这样,咱们这房子是三室一厅的,咱们两个人住一室另外一室我们可以租出去。
 
他们的一致意见是:好好好,最好可以租给一个女的。四男一女,肯定很刺激。
 
我说:顺子,你现在打开电脑,去网上发布出租的消息,刘磊你和苏海下去买饭,吃完饭咱们再商议具体怎么做。我去一趟超市。
 
然后我们四人就各自去做各自的事。
 
我出来后发觉天已经快黑了,我忽然觉得自己被社会所遗忘,我便觉得自己要抓紧时间去做想做的事,至少在我还年轻的时候我要做一些事。这样我的生命才不至于浪费。
 
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很晚。我说:大家抓紧吃饭,吃完饭后做具体安排。
 
我们迅速的吃完饭,我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钟。
 
我说:从明天开始,我们要开始我们的计划,首先我们有了启动资金,我们得充分利用。我觉得我们应该才小的做起。我觉得现阶段开个店是比较不错的选择,问题是开什么样的店。我意见是开一个饰品店,大家有什么意见。
 
苏海说:我到没什么意见,你说什么就什么。哈哈,我实在也想不出到底开什么店好。
 
然后我说:顺子和刘磊呢?
 
他们互相对视后,刘磊说:我们也没什么意见,我们是董事会的,你是负责执行的,你只负责挣钱就行,我们负责数钱,哈哈。对了,那负责执行的叫啥来着。奥,对对,想起来了,叫执行总监,哈哈活动。
 
我说:好,大家都没意见,那就明天起来去看店面,找个位置好的。挣钱之后再想干点别的。现在散会,大家自行活动,十一点之前回来就行。对了顺子,租房子的事发布到网上没有?
 
顺子说:OK了,OK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来之后发现这三个人,还在熟睡,我暗笑,这帮孙子,散漫惯了。然后我挨个叫醒他们,他们睡眼朦胧一个个纯洁如水的眼神看着我。
 
我说:起来,抓紧起来。出去看店面,很多事等着做呢,操,再睡以后都得喝西北风。
 
他们极不情愿的起来之后,我们便下楼。吃完早餐后,我们便四处转悠,寻找合适的店面。转了大半个上午依然没有合适的店面。他们倒是有说有笑,抽烟吹牛,大有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痞子形象。我忽然停下说:咱们这样不行,咱们分头行动,顺子你和刘磊去小商品批发市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货源,我和苏海继续找店面。
 
顺子说:没问题,都要啥样的货。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陌生号码。我示意他们不要说话,我接通:喂,你好,哪位?
 
那头传来女人的声音:喂,你好,你那边是不是有房子要出租。
 
我一听,慌忙说:是,是,挺大的一间卧室,最适合女生居住,你要租的话考虑到你是女士,可以给你优惠。
 
那头说:那同租的是男士还是女士?
 
我说:你放心和你同居的,都是男士。不,不是,不是同居,是同租,同租。
 
我说完这句就开始后悔,都是男士人家一个女的肯定不租了。
 
那边明显的有一点迟疑。
 
我补充说:你放心,我们都是有正当职业的男士,你绝对安全。
 
那头说:那算了,我还是觉得和女士同租比较安全。
 
我想完蛋了,第一个有意向租房的就这样泡汤了。我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说:要不这样吧,女士,你来看看房子,再看看我们,如果你觉得可以就租,不可以就不租,行不。
 
那头倒是很爽快,说:那行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去看看。
 
我说:现在就可以,正好我也在家里呢。
 
那头说:那行,我现在就过去,你吧详细的地址告诉我吧。
 
我告诉她地址后,就挂了电话。然后对他们三个说:是租房子的,咱们现在暂停一切活动,全部回家,人家是一女士,要看看咱们几个人的形象才能决定是租还是不租。
 
刘磊说:我靠,她这是租房子还是租男人。
 
我说:少废话,快回去,人家这就过来了。
 
然后我们就匆匆忙忙的往住处赶。
 
到住处之后,我说:你们几个赶紧的换换衣服,一个个穿的跟土匪似的人家一女士敢租嘛。我去吧房子稍微收拾收拾。
 
我们准备好之后,没多大一会电话就打过来了。说她到楼下了,我说我下午接你。
 
上楼时,我说:怎么称呼你。
 
她说:叫我微微就成。
 
到屋里后,我对刘磊他们三个说:这位是微微女士。然后对微微说:微微,你四处看看,我们准备把有阳台的房间租给你。
 
她警惕的看了我们四个人一眼,然后看了看大厅,说:看不出来,你们四个人收拾的还挺干净啊。
 
我搓搓手说:我们四个人都是有正当职业的,这个你可以放心。而且我们几个没有什么不良癖好。你可以安心的租在这里,你要是有什么困难的话,我们也可以给你帮忙。
 
苏海笑嘻嘻的说:对,对,你看,我们四个人都是很不错的男人,我们很热心,你有什么困难我们肯定会帮你的。
 
微微四处看了看,然后说:这房子真的挺不错,阳光也充足,以后天气就冷了,有太阳挺好的。
 
我说:那成,如果你租的话,我们可以给你优惠一点点。
 
微微说:那多少钱一个月,我没有太多的钱的,如果价格合适的话,我就租。
 
我说:你看这房子,挺大,还有阳台,外面的价格肯定是500左右,我们收你400如何。
 
她说:是不贵,可是能不能再便宜一点,我真的没有多少钱。
 
我说:这真的不能在便宜了,这样吧,水、电、网费我们不收你的。
 
微微想了想说:那行吧,可是我只能一个月一个月的交钱,我没有多少钱的。
 
我说:行,你是女士嘛,要特殊照顾的。
 
然后我接着说:那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她说:现在吧,我那边的房子已经到期了,房东催了好几次了。
 
我说:行,行,没问题,那我们帮你收拾收拾,你去搬你的东西吧。
 
然后微微就没有说话,我以为她有什么事。我看到微微面露难色,鼓起很大的勇气说:你们可以帮我搬东西吗,我那边东西挺多而我又实在找不到人帮忙。
 
苏海凑过来说:哈,没问题,我们最热心帮助别人了,走走走,你带路,我们跟你过去。
 
我们帮微微搬好东西之后已经是晚上。我看了看天色说:咱们该去吃饭了,我说微微你也跟着一起去吧,我们请你吃饭,算是给你接风。
 
微微说:我就不去了吧,你们去吧,我还不饿,再说你们今天帮我搬东西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怎么好意思让你们请我吃饭。
 
刘磊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说:微微,你看,你这就见外了吧。以后大家要互相帮助,一起去吧。
 
微微点点头说:那好吧,一起去吧。
 
我们吃完饭回来之后就已经很晚了,回来之后大家便各自去休息了。
 
我整晚都在恍恍惚惚中睡着,我分不清楚我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清醒着,我能听见外面安静的黑夜里偶尔驶过一辆车的声音。期间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离我千里之外的女友,她依偎在我的肩头,然后忽然的我就出现在上海的一个高楼面前。那楼的高度我无法目测。她在楼里和一个同学聊天,忽然就发生了地震,整个楼像我倒来,我飞快的奔跑,然后我忽然想到她还在楼里,我又急忙跑回去,我隔着玻璃看到她还在和她的同学边喝咖啡边聊天。我冲进去,大声喊:地震了,快跑。然后我又慌张的往外跑,她跟在我后面跑。整个倒塌的大楼离我越来越近,就快要砸到我的时候,我忽然看到倒塌的大楼把她压在了里面。而这个时候我是背对着她的。但是我分明看到了大楼压住她的那一幕。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而整个大楼就正好在我脚后跟倒塌着地。扬起的灰尘遮住了一切,我正在庆幸自己有惊无险,我忽然想起,她被压在了大楼下。我疯了一样去找,我用手掀起一块块的水泥块,有钢筋刺破了我的手,但是我不感觉到疼。我挖了许久,依然一无所获,我便绝望的哭泣。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醒了。我看了看外面已经天亮了。我看到他们还在睡熟,便自己点了一根烟走到大厅坐下。
 
我开始一遍遍的回忆这个梦境,它是如此真实,但却是一个梦,很多年前,在我还上大学的时候,我便做过一个梦,那次梦见的是我的大学时候的女朋友,被车撞死了,不过我看到尸体的时候她却是一个小孩,而不是我的女友,这一点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而做完那个梦之后没多久,我便和那位女士分手了。难道这次也是分手前的预兆。我不想再去想这些事。但是我希望不管是我以前的女朋友还是现在的女朋友,不管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女朋友我都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我抽完烟后,便看到微微在洗漱,我走过去说:起这么早。
 
她说:嗯,医生说,早睡早起对身体好。你怎么也起这么早。
 
我说:我做了一个噩梦,就醒了。
 
她说:没关系的,人家说梦都是相反的。 
 
 
 
 
 

上一篇:一段回眸

下一篇:我半推半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