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月更新:19 篇   共有文章:537 篇  

读《围城》有感

发布时间:2017-12-09 17:22 来源:www.xnmeiwen.com 作者:夏暖美文 浏览次数:加载中

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来。人生、爱情和婚姻,大抵如此。
方鸿渐先后经历过的有四个女人:鲍小姐、苏文纨、唐晓芙和孙柔嘉。被鲍小姐引诱,和苏文纨稀里糊涂的交往,对唐晓芙真心追求,最后被精于心计的孙柔嘉搞到手。从红海上的油轮开始,方鸿渐的烦恼就源源不断的向他扑来,被鲍小姐所骗,怕、躲着、不敢拒绝苏文纨,追求、迷恋、爱慕唐晓芙,混混沌沌的和孙柔嘉结婚。从此进入婚姻的围城,爱情归于平淡,生活回到现实,开始忙于生计,应付生存,为一些鸡毛蒜皮和孙柔嘉吵架、和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感情到后来已近支离破碎。
也许每个男人都会遇到过这样的一个女子,她可能很美丽,也可能很普通;她可能很温柔,也可能很刁蛮;她可能很高贵,也可能很平庸;她可能很善良,也可能很世俗。但是这些都不要紧,重要的是她在他心目中是完美的,他喜欢她,他爱她。爱她爱到无法自拔,爱她爱到义无反顾,爱她爱到不顾一切,爱她爱到放弃尊严,爱她爱到委曲求全。所有海枯石烂一生一世的誓言只会和她一个人说,所有海誓山盟地老天荒的情话只会讲给她一个人听,所有在事后看来很幼稚的事情只会冲动的为她一个人去做。但同时,这种经历在他的一生中只有也只会有一次,因为,他所深爱的她,是他纯洁的理想,是他神圣的希望,是他热切盼望过的全部未来。为了这个女子,他倾注了自己所有的感情,也掏空了自己所有的感情,以致后来他对其他女子再也给不了那样热烈那样忱挚的爱,因为他所有的执着、所有的精力、所有的付出,已经在那段感情中,消耗殆尽了。
唐晓芙是钱钟书在小说里有意刻画出来的理想情人,青春美丽,聪明活泼,温柔可人,轻灵飘逸,自然而不矫情,独立而不做作。用钱老先生的话说,“她是这个摩登文明社会里的罕物,一个真正的女孩子”、“是‘勿忘我’花和‘别碰我’花的结合”。这样完美的女子,别说是方鸿渐,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忍不住要产生爱慕之心和追求之意。然而唐晓芙将爱情看得过于神圣和完美,“我爱的人,我要占有他的全部,在我未遇到他之前,他要留下一片空白来等我”,对于这样的要求,以方鸿渐之前那些龌龊无聊的经历,如何能满足她的期望?所以他们的分手是必然的,无论这其中苏文纨是否搅合。其实这样也好,唐晓芙本身就是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本身就是乌托邦似的的理想,如果她和方鸿渐一起走进婚姻的围城,反倒是玷污了她,反倒是唐突了她这样一个绝世而独立的佳人。
方鸿渐失恋的那一段刻画的相当精辟,“方鸿渐把信还给唐小姐时,痴钝并无感觉。过些时,他才像从昏厥里醒过来,开始不住的心痛,就像因蜷曲而麻木的四肢,到伸直了血脉流通,就觉得剌痛。昨天囫囵吞地忍受的整块痛苦,当时没工夫辨别滋味,现在,牛反刍似的,零星断续,细嚼出深深没底的回味。”这又是大多数男人都会经历过的一个阶段。你有没有尝试过这种感觉?如果没有,那你实在是幸运;如果有,倒也不用觉得失望。在这个世界上,从开始到最后,真正能够不离不弃相互陪伴一起慢慢变老的又能有几人?“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有多少恋人,因为这样的原因,因为那样的原因,而最终不能走到一起,不能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不能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一起迈入婚姻的殿堂。分手后的两个人,不再联系,不再见面,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相见不如怀念,老死不相往来。好像生命中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人,甚而觉得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多么的无奈和感伤。
方鸿渐失恋后,尽管在去三闾大学的路途中,在与孙柔嘉结婚之前,会经常带着揪心的疼痛想起唐晓芙,但是,唐晓芙已经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而他当初对唐晓芙那样浓烈的情感,也已经从他的生命中消失。所以他会和孙柔嘉——他并不讨厌——却也仅限如此的女子结婚,而这是否也是多数男人对婚姻最后的看法,和一个仅仅是自己并不讨厌的女子结婚?感慨的是,以孙柔嘉对方鸿渐的“千方百计千山万水”为例,女人想得到一个男人总是有无数的办法,而这些办法无一不行之有效,女人要做的只是决定要不要这个男人。
方鸿渐在爱情上的失败,源于他性格上的犹豫和拖泥带水,不敢拒绝苏文纨,不敢在唐晓芙的逼问下做最后的辩解,而是选择一个人在雨水中默默的承受痛苦,在去三闾大学的途中任由这种相思之痛蚕食自己的内心。其实,方鸿渐在其他方面,在学业上,在工作上,何尝不是同样的优柔寡断和犹豫不决?在国外留学的几年,“兴趣颇广,但心得全无”;去华美新闻社拜见总编辑,碰到一个毛头小孩,低声下气的问“对不住,我要找总编辑王先生”。照理说,方鸿渐出洋留过学,口才了得,才气过人,应该在事业上大有所为才对,然而决定其后来被赵辛楣戏称为“不讨厌,但是全无用处”的正是其性格上的犹豫和不果断。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朋友赵辛楣,一个同样在爱情上失败、追苏文纨未果的人,尽管婚姻上的结局和方鸿渐大同小异,但在事业上却又截然不同。这倒是印证了“性格决定命运”那句古话。
《围城》的结尾言简意赅耐人寻味:“这个时间落伍的计时机无意中包含对人生的讽刺和感伤,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与此同时,对于很多人都热衷赞同的那句“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来”,我只同意后半句。进去之后,与其整天想着出来,倒不如想办法用心经营,努力维护,如此才能领会生活的奥妙,和幸福的真谛。
 

上一篇:从“断背山”到“色戒”

下一篇:没有了